据他说,南京有一家饭店,曾经花100万买他这个“秘方”。但老周没有心动。“我等着国家给河豚解禁那一天,马上去申请专利。”
   日本吃河豚比的是谁家切得厚
   5年前去日本时,在大分吃过一餐河豚刺生,至今记忆犹新,不是因为河豚有多特别,而是日本人的那股子高兴劲儿。
   河豚宴安排在晚上,但从中午起,日本老饕们就在念叨了,他们夸耀说,在日本,一定只能吃大分的河豚,“同事去外地吃河豚刺生。端上来一大盘,仔细一看,天哪!切得像纸一样薄。筷子在盘里划拉一大圈,好几片一起送进嘴,才嚼出点河豚的味道来。还是我们大分的河豚好啊,一片是一片。”
   心下琢磨,这“一片是一片”未免也太夸张了吧,待到晚上,河豚上桌,心下又暗笑———雪白的河豚刺生在瓷盘中绽放,缀以大葱梗、小葱花、青柠檬、芥末膏和河豚肝,四周辅以香醋汁、甜酱油、生姜丝、萝卜泥等味碟。好看是好看,不过这河豚片薄得也太夸张了———垒了几层,还能透出瓷盘的青花来。心生几分崇拜,这日本老饕们口中所说的“外地厨师”,刀功该是何等炉火纯青啊!
   老饕们齐声叫好,但我始终迟疑着不敢下箸,心里嘀咕:今晚说不定回不去了。“大分从来没有因为吃河豚死过人。而且,做河豚料理的师傅都是有专业执照的。”为了证明这一点,他们特意把河豚肝让给我们吃———在日本,只有大分才能卖河豚的肝。
   这河豚肝,是毒中之王,据说,有一位著名的歌舞伎演員,在别处食用河豚肝脏后,立刻中毒而死,脸上还带着笑容。为什么大分的河豚肝可食用呢?据说是因为大分的水质特殊,能解河豚的毒。在吃之前,河豚肝得在水龙头下冲洗几个小时,方能上桌。
   老饕们见我们还在犹豫,便带我们去厨房。老板正亲自下厨做河豚料理,见我们问得仔细,而且闪光灯频闪,一时兴起,送了我们一道“油炸河豚鱼头”。又提出想见识老板如何杀河豚,老板果真特地为我们表演了一场。
   忘了他是怎么杀的了,只记得灰白滚圆的河豚,三下五除二便成了盘中餐,似和杀别的鱼也无甚区别。鼓掌,热烈鼓掌,不懂装懂也要鼓掌。
   老板似是蓦然生出几分“遇他乡知音”的感慨,又一大方,吩咐手下,把刚才那条河豚也送给我们。这下可乐坏了日本老饕们,退出厨房,一个个向我们鞠躬哈腰,说是托了我们的福。要知道,河豚刺生的价格是:一条鱼做成8份刺生,每份卖1万日元(折合人民币约750元)。
   所以,日本人每年也只能吃上一两回河豚刺生。是夜,老饕们为了感谢我们给他们带去的口福,兴高采烈地带我们去唱卡拉OK。
   至于河豚刺生味道究竟如何……忘了,真的忘了。据说应该是无与伦比的鲜甜,但我能记起的,只是日本老饕们一口一句的“Oishi”(意为“好吃”)!